最新微博:乱炖:机器人离威胁人类还有多远近?

一只非常可爱的人工智能小狗

chip是一只智能的、友爱的小狗。chip内置蓝牙功能,只要佩戴一个智能手环,chip就能认出你是他的主人,并且自动成为你的小跟班。你可以把他抱起来,碰他的鼻子,他马上也会回蹭你。chip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不仅可以识别你的手势,执行指令,而且还可以学习各种新技能。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经验也会越来越多。你可以使用手环来控制他,或者在appstore下载一个app来指挥他。

为什么更应该读纸书?

人脑思维的基本元素,可能不是概念,而是图像。人类最初并不拥有逻辑,无论是人类的种系文明史,还是人的个体发展史,皆是如此。逻辑,可能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某种天赋的大脑规则。这个假设的另一半是这样的:外界的刺激(我猜测主要是视觉刺激),会阻碍内部构图的发生,进而阻止思维活动的展开。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完)——那时的豪言

那时的我,曾许下这样的豪言:我会手执心理学的利剑,拨开人类芜杂的意识荒野,为中华文化再谱新章。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必然是一个思想发达的时代,我向往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我更庆幸自己生活于21世纪。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五)——人类文化对峙的历史、现实与未来

可以预言,只要人类不被自己使用原子弹之类的武器毁灭,未来的地球最终必定会是一个大一统的星球,只是这个过程有多久还没法知晓。这个过程以经济全球化为强大的动力引擎,起始于文化的交流和碰撞,终结于地球上各国政治文化的大一统。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四)——东方传统的复兴

在当代西方,面对西学从理论模式到实践内容的重重困境,学者们正在重新思考和定位自己的文化系统。比如在健康领域,人们越来越承认这样一种理念:人是精神和肉体的统一体。与此同时,西方人将中国的气功、数术、藏传佛教,以及印度的瑜伽,称之为“东方神秘文化”。其发起者,竟是一批西方学者。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三)——西学的危机

“西学”的理论模式和哲学根基也正受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秉承着原子论的西方科学,将其门类越分越细,以至于“隔行如隔山”的现象越来越显著。知识因之而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一个现代人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学进人类已有的知识。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二)——我的动机

宇宙是如此的丰富多彩而且难以捉摸,人类总是试图探索它。而作为社会的人,从他懂事起,就注定德为生存而奋斗。前路难测,命途难卜,人似乎很难摆脱这种困惑和恐惧。宇宙是什么?命运又是什么?从古到今,从中国到外国,无数人在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两个问题,无论他是孔子、老子、释迦摩尼,还是柏拉图、牛顿、爱因斯坦。这两个问题几乎涵盖了人类精神生活的一切,宗教与科学的出发点,在这两个问题上也是惊人地统一。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一)——从一道俗套的题目开始

整理大学时的作业本,发现了一道题,而我居然是用了整整10页16开的纸来回答的这道题。突然感觉那个时期的我好执着好认真。介于本公众号现在几乎没人看,我索性把那道题和自己的答案都搬到这里好了,也算是对自己青春的一次祭奠。

疯人呓语(四)——万物皆脚本

接上篇。本篇仍然是对一个疯子意识流的记录,所以本篇依旧无逻辑、无章法、无意义。请以正确的方式打开本篇,或者,请直接离开。如果你也疯了,本邦主概不负责。

疯人呓语(三)——命定和改运

人喜欢喊叫:我要改变命运。但人是否想过什么是命运?命运是人这一宇宙成员的演进过程。如果人是经典物理学中的一个质点,那么人出生的时间与空间状态就是这个质点的初始状态,宇宙演进的规律(包括人演进的一切规律)就是这个质点演进时遵循的牛顿三定律,人的命运就是这个质点的运动过程。质点运动的每个细节都可以被知道,类似地人生的每个细节也可以被知道,所以命运似乎是固定的。

疯人呓语(二)

时间的传说:“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个传说让人思考,时间进程有快与慢吗?如果有,以什么为参照?很简单,那就是别理会这个问题。就算人为地设置一个参照,也无所谓,除非我们从一个时间系统进入另一个时间系统。因为,时间的快慢与否,均匀与否,是我们的感觉,而且我们的行动快慢与之成正比。时间快了,我们的动作也快了,一日或许就可以变老;时间慢了,我们的动作也慢了,品一杯茶或许可以耗时百年。当然,这么说是相对那个参照系而言。但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时间依旧是均匀的,稳定的,时空对应的规则,依然成立。

疯人呓语(一)

我的意识曾经无数次流浪。我喜欢进入那种混沌的感觉。我喜欢那种迷魂阵一般的感觉。我有一种恶趣,喜欢像意识流小说家那样,追踪意识的碎片。请不用理会这些文字的含义,如果你还在看它们的话。如果你要执着,那么欢迎进入疯子的世界。

翻出了大学的一件旧物,让我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

今天整理旧物,翻出了大学时代的一个发黄的本子,看着里面稚嫩的文字,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因为里面居然有老师打的两个“优”!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大学是过的很操蛋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优”,还能在今日再次看到。
操蛋的不只是我的大学,而是我整个的人生。至于大学,印象中不过是一段乏味的插曲罢了。昔年遭逢大变,我的性情也随之大改。我几乎是带着冷漠和决然,不屑地走过了那四年。当了半年班长就成功下台,挂过我以前最擅长的英语课,给人算命,给自己买彩票……大一麻木的忘了痛,尽情地逃课;大二迷茫的挂了科,自己都诧异;大三担心学位证,感觉极烂;大四时光似流水,转眼就毕业。幸亏最后还有点方向感,古今中外形上形下乱七八糟看了不少书,铁了心买了笔记本,下定决心研究互联网,最后当了码农找到了一口饭吃。

人与小白鼠无异 (下)

毕业的时候,我和好友S在“XX大学是垃圾文凭制造所”这点上英雄所见略同,不同的是我,我放弃了两证,还不断的在心里为这自毁式的行为找支撑点:没两证,自己依然可以过好此生。然后呢?然后就是自己在毕业后的时间里一直在逃避两证的问题,在拿不拿两证的问题上一直纠结犹豫,与初恋最终的分手,跟这个问题多少也有些关系,因为我延迟了两年才拿到两证,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工作的机会,失去了大好的时光。这种毕业时放弃两证,两年后又回到学校用这样一种窝囊、纠结、痛苦、尴尬的方式重新拿回两证,让自己的身心受到了不可逆的损害。

人与小白鼠无异(二)

我怀揣着心理咨询师的大梦入的大学,之后很快就发现了XX大学的种种不如意的地方,最难以忍受的是系里老师的讲课方式以及相应的考试模式。老师上课照本宣科,考试前划重点,哪怕你这个学期一节课也不上,考前记住重点也能得90分以上。最差劲的是大学里每年的奖学金是与这样的垃圾考试挂钩,即使如此考试还作弊成风。我去你大爷的,大学四年里唯一一种可以和同学们之间进行竞争的活动,也因以上种种原因变味了。

人与小白鼠无异(上)

最近和友人去看了引起广泛热议且口碑爆棚的国产电影《驴得水》,开心麻花出品的这部电影和第一部《夏洛特烦恼》相比在人性的探讨上走的更深了,看的过程中笑中带泪,故事讲得流畅紧凑,最后五颜六色的弹力球从山坡上滚落的浪漫式的结尾画面也令人印象深刻。这部电影留给观众的除了影院里的笑声和泪水之外,更多的是人们看过后对于人性的探讨和反思,以及对如何做人的大讨论。电影结束后,我一个人在公园里漫步,不由自主的反复回忆电影里人物发展的轨迹和思考各自命运的原因,最终有了自己的结论:人与小白鼠无异。

《海伯利安》的操蛋开篇,如果你觉得物理学的好,不妨进来读一下

据说,《海伯利安》与《银河帝国》并称为科幻文学史上不可逾越的双峰。此言不虚。最近刚看完《海伯利安》的第二部,突然心血来潮,想从头再回味一下。翻开这部大作的序章,那天天风海雨铺面袭来的感觉,又一次彻底征服了我。但是,一年前初读《海伯利安》,却完全不是这种感觉。当时光是开篇,就看的我如坠云雾,差点弃书。但是考虑到拿着的是一本科幻小说里的巅峰之作,我当时还是忍着不快,强行读了两遍,然后才大概弄懂了开篇的含义。

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下)?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四

和电脑相比,人的思维能力似乎很高大上。毕竟,电脑是人脑思维的产物,电脑能做的所有事情,目前还都在人的控制范围内,所以我们有理由自豪。此外,对人脑很简单的事情,比如模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对电脑而言却没那么简单。你可以轻松地认出你妈是你妈,轻松地听出一段音频是周杰伦的《菊花台》,但电脑不行。你可以轻松地看懂我写的这一段话,并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出来,但电脑不行,不信你打开iPhone调戏一下siri试试。如果你可以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你可以随便去找一家IT巨头的老总喝咖啡了。google曾经有一个google brain项目,用16000个处理器连接成一套复杂的人工神经网络系统,最后成功地识别了猫脸。注意,只是猫脸,而不是人脸。google brain项目的负责人之一Andrew,现在是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

王小波——被遗忘的文坛大咖

毕业4年多了,期间经历了上班,失恋,炒老板鱿鱼,去西安找工作,碰壁后写了封诚恳的道歉信再回原来的公司,一个月后再次愤然辞职,随后是失业,无意找到了赚钱的救命稻草——德州扑克,很快就输的身无分文,拿起电话问所有可能有钱的朋友借钱,在无法苟且之后滚回老家,在毕业快两年的时候迫不得已回到大学去拿当初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之后是长达2年多的自由职业者——德州扑克手,在德州扑克这条路无法走下去的时候,又经历了考事业单位,考公务员,四处奔波为了能得到份糊口的工作,甚至去了亲戚家的店去卖拖拉机……;这些经历改变了我很多,但是有些东西却一直存在我的骨血里,那就对自由的追求和爱的热忱,而我身上的这一精神基因的遗传者正是被遗忘的文坛大咖——王小波。

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上)?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三

第一个容易想到的词,是“全知全能”。但是这个词太无敌、太空泛了,看似囊括了一切,实则什么也没说清。我不能接受用这么含义朦胧的术语来描述神,必须采用与现代科学相容的术语,将其精确化,这样才能探讨让人拥有神力的可能方法。好了,废话不多说,直接上观点。除了不丧失人性,我觉得神应该还具有下面这6大牛逼的能力。

从人性到神性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二

上篇结尾处提到,为了推进我们的讨论,必须先搞清楚“神”的概念。在给“神”引入各种非凡的能力之前,我要先抛出一个看起来不那么让你喜欢的观点:人类是神类的超集,神性必须建立在人性之上。听起来有些拗口,直白点说就是:神具备人的基本属性。

从人变成神,难道真的是不可能的吗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一

把传统神和外星人作比较甚至直接划等号,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把佛教中的三千大千世界比之于平行宇宙,把西游记里的神兵利器比之于外星人的核武器,把仙家未卜先知的能力比之于外星人的科学计算能力,把道家遨游太虚的能力比之于外星人的驾驶时空飞船,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妥。很多科幻小说家就这么干了,而且更具浪漫色彩。比如,大刘的神作《三体》中,就有一种神级文明——歌者文明。歌者在该文明中,身份地位不过是一群清理垃圾的小兵而已,他们穿梭在宇宙中,一边吟唱,一边向别的种子文明投掷二向箔,就像随手扔掉一把瓜子皮;就是这其中的一小片轻描淡写的瓜子皮,把太阳系直接变成了一张纸片,从而不可逆地毁灭了人类文明。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滚犊子吧!

在今天给9楼封闭区的病人做活动的过程中,雷春富在抢凳子游戏淘汰时唱了一首刘德华的《笨小孩》,他唱第一遍时记不住歌词,我用手机搜到歌词让他拿着我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歌词来唱,在他第二次唱歌之前,我提醒他唱的慢点,但是他重新开唱后依然抢拍子,才意识到他们都是精神病患者。雷春富在以前活动中的表现也不错,积极主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就和外面的人一样,让我对他本身产生了好奇:他到底得哪类精神疾病了;他背后又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所以,我在下楼的时候,以给他做心理测试的理由带着他和我一起去了我的办公室,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谨以此文,祭奠一下我曾经的note7

本人码农一枚,受够了手里已经卡成翔的小米3,打算等iphone7上市后豪一把。但是,9月初,我被被note7深深地魅惑了。记得早在四年前刚毕业那会,要不是因为穷,差点就没抵挡住三星第一代note的诱惑,所以这一次,我果断花了差不多6000大洋买了note7,彻底放弃了买iphone7的打算。当时,蓝、黑色note7网上已经断货,而且已经在全球生多起爆炸,但三星声明称国行版使用了安全版的电池。出于对三星国际大厂的信任,再加上note7发布会上有马东先生(我是他的脑残粉)站台,我不嫌麻烦专门跑了三家苏宁实体店,终于成功入手了一台黑色note7。

毕业四年:拥抱真实的生活

2016年3月下旬的一天早上,因为记得那个死党说过,实在不想动的时候,先把帽子扔过墙。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我直接拉着行李箱去了离家最近的Y市,出了Y市的中心汽车站直接去对面的小旅馆住下来,之后打开电脑,开始投简历,之后就幸运的在如今的医院的上班了。

绝望之爱的类型

人世间让人纠结、绝望的爱,无非以下几种:
无望之爱:爱到痛彻心扉,爱到不能呼吸,朝思暮想,日盼夜望,但对方从始至终都视你为空气,当你为路人。
惊世之爱:彼此爱到天崩地裂,但不能见容于世俗,被外力横加干涉。在这种爱面前,信仰、肤色、种族、年龄、阶层、性别,皆是桎梏。

2016年:我的行事12要

五忌强求他人。甲之蜜露,乙之砒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秉性,而移人秉性,难度堪比移山。自己觉得悲伤难过的事,别人看来可能是一种幸福。切莫以己度人,将自己的准则和好恶强加于人,特别是自己的亲人。

小说的思想性和故事性

文人可能有这样一种坏习惯,写文章说故事,好像不表达点“意义”,就显示不出其“高逼格”;读文章看故事,好像不读出点“意义”,就显示不出其“高修养”。come on!世界很大,道理很少,不装逼也不会死人好不好?!逼格虽重要,但对于作者,能把故事讲好,才是展现逼格的前提;对于读者,能把故事愉快地读完,才是提升逼格的可能。

从《花千骨》看女性的YY能力

都说男作者爱YY,以《鹿鼎记》为滥觞,制作了成批的种马小说。但是女作者YY的功力一点也不逊色好吗?在《花千骨》原著中,堂堂的长留上仙白子画,竟然被他去除仙力,并沦为她的男宠,夜夜被趴在身上吸血。如此重口味的画面,我实在不敢想象,我一度怀疑我是在看吸血鬼故事,真不知道电视剧会怎么拍这一段。

阿里云联手中科院研制量子计算机动态

阿里云官网昨天发布了一则消息,称阿里云与中国科学院在上海联合建立了量子计算实验室,计划研制量子计算机。​这是一个科幻感极强的计划,让人联想到高深晦涩、奇谲诡异的量子物理学。据信,量子计算机将拥有匪夷所思的超强计算能力,可以瞬间在数据库中扫描60亿地球人的脸,并实时辨别出一个人的身份。在量子计算机面前,现代电子计算机的运算性能就像是蜗牛过独木桥。